方叶,不来一发吗?【真诚
开放问答!欢迎来玩or点梗(方叶only)

【方叶】水到渠成

-摸摸鱼。


-满足私心,毫无逻辑,排版混乱。


-方叶QQQQQQQQQQAQQQQQQQQQQQQ


-实在不会写文(。





    方锐又一次顺理成章地坐在叶修床上捏着叶修的地鼠机玩的不亦乐乎。

 

    “方锐大大,咱都职业选手这么多年了,还要得着天天打地鼠练手速吗?”叶修把外套扔到床头柜上,对自己莫名其妙被占了一半的床深表无奈,认命似地靠在了墙上,低头看着专心致志打地鼠的方锐。

    “哥是在练手速吗?别太不解风情啊叶修大大。你可真当我每晚来这儿是给你秀手速的啊?”

    “那是来秀智商?”叶修只可惜自己没法发出游戏结束时地鼠的贱笑声,嘲讽满满的。

    “滚吧。我千里迢迢不远万里横跨两间宿舍就来给你秀个手速?别看不起人啊叶修大大。哥是在展示黄金右手让尔等凡人开开眼好么?只可惜某人对如此难得的机会熟视无睹,置若罔闻。”

    难得?叶修腹诽,天天晚上赖这儿不走的人是谁呀,方锐大大。

    方锐换了个更舒服点的姿势,右手单手握着地鼠机新开了一局,真别说,黄金右手也不是吹的,快狠准,收拾起小地鼠妥妥的。

    “啧。”叶修看着方锐的得意劲儿,手不自觉的想去摸根烟。那才是真正漂亮的手。用黄金来形容它的价值,都是对那双手的不敬。骨节分明而有力,却又白净纤长,一双手起死回生,化腐朽为神奇。若要有一个世上最有价值的东西的评选,方锐一定双手双脚给它投四票。

    

    灵巧地指尖正巧晃过方锐眼角的余光,飞快从床头柜上的烟盒里夹出根烟。

    但这次叶修的手速却输了。他点烟的速度远不及方锐心脏乱了节拍的速度,随着打火机“咔嗒”一声响起的,是小地鼠毫不留情的嘲笑声。

    究竟是在嘲笑谁呢?慢了半拍的叶修,还是走了神的方锐?还是,两个人就这么毫不自知地共同忽视了刚才话语中的真正重点。“每晚”“天天”是怎么回事儿啊二位,请来解释一下好吗?

 

    没人说得清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一切就是在大家的眼皮下,自然而然地发生了。有个歇后语怎么说的来着?方锐来兴欣——如鱼得水啊。

    方锐之于兴欣,就像是扣上了一条锁链最中间的一环,不是最重要的,确是不可或缺的。且不说气功师职业上的战术粘合性,单从个人角度来说——正中间的年龄,温和的脾性,使整个队伍更紧密地连接在了一起。

    叶修对此还是很有些感慨的。相当初,方锐刚踏进兴欣训练室的门就受到叶修毫不留情的嘲讽,却也没见一丝一毫负面情绪,反而是从和各位新人一场场车轮战中透出股不服输的劲儿,更何况后来在唐柔一挑三失败的新闻发布会上,方锐恰到好处的一句“一口气打八个王杰希”不动声色地巧妙转移了仇恨,也分担不少叶修的压力。

 

    

    方锐来到兴欣没过多久,大家就习惯了这样的日常:

 

   “老叶,竞技场走起啊!”方锐筷子往吃干净的空碗上一搁,急吼吼地催起了叶修,迫不及待地想试试气功师新打法。

    “尊点老行么饭还没吃完。”叶修叼了个鸡腿含含糊糊地嘟囔。

    “平常跟个小年轻一样狠了命地拼,现在倒是卖起老来了?”方锐嘴里抱怨,手上却又重新抄起筷子,把桌上仅剩的几盘菜里的好东西都往叶修碗里夹,就怕等叶修啃完鸡腿儿没东西下饭还得抽身去拿榨菜开榨菜吃榨菜拌饭,多耽误时间啊!

    “我靠老夫怎么就没这待遇了,老板娘管管啊,太影响队内和谐了!”魏琛左手慢悠悠地捋着并不存在的胡须装深沉,右手拿着筷子就夹起了叶修碗里唯一的一块,整个餐桌上仅存的一块,红烧肉。

    “次奥大人办事儿小孩子别捣乱。”方锐又连忙放下手头正夹着的菜回去救那块即将落入老魏口里的肉。这可是自己在众人虎视眈眈之下给叶修夹的肉呀,多大心意呢。

    被点了名的陈果看着这一幕表示心有些累。她是理解方锐在被摸底后渴望突破的心情,也明白现在兴欣在经历一挑三事件后面临的舆论压力有多大,她也想让叶修再多帮帮方锐,但现在这——现在方锐这举动,怎么说呢,这也,这也太有同胞爱了吧?

    陈果还没酝酿好怎么劝老魏呢,一向冷静理智上帝视角的安文逸看不下去了。

    “两位沾满口水的筷子在叶神碗里打打闹闹,这饭还能吃么?”

    是啊,还能吃么。终于啃完鸡腿的叶修吐出最后一块骨头,嫌弃地拎起方锐魏琛斗争的焦点,在魏琛期待目光的注视下,把肉夹到了方锐已经空了很久的碗里。

    “不吃怪可惜的。”其实叶修本身是不介意的,但既然小安那么说了,总是得有些反应的。就着方锐夹的菜三两下吃完米饭,拍拍肚子,“饱了,方锐大大来战。”

    方锐这才从红烧肉里回过味来。和叶修一前一后回了训练室。

    

    后来方锐为了减少叶修夹菜时间,提高吃饭效率,义不容辞地担起了从老魏包子筷子底下抢菜抢肉的任务。

    后来方锐义不容辞的成为了叶修的首席抢菜官。

 

    后来晚上叶修对方锐的加练也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两个人隔着电脑,也算是面对面。开始时叶修陪着方锐满地图上树爬墙,钻洞跳坑,玩尽猥琐,看起来欢乐,没人比两人更清楚其中的辛苦。

    叶修感觉得到方锐嘻嘻哈哈没个正形的外表下有一颗怎样不服输的心,本也是站在巅峰的人,这么说放下就放下的来了兴欣,从零开始,天知道背着一身唱衰转型的压力有多大。

    方锐也有些心疼叶修。职业暮年的人,再怎么保养调整都不为过,还偏偏在这儿陪着他,熟悉气功师,练一套新打法。叶修劝自己来兴欣转型的时候,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情,把自己职业圈最后的征战赌在他方锐身上呢?

    但心疼归心疼——

    “方锐大大别犯这么低级的失误行不行啊?对得起哥陪你竞技场这么久吗?”

    “意外意外。”

    “再意外分分钟把刚吃进去的晚饭还你。”

    “别废话了我要放大招了你小心着点!”

    …海无量,卒。

 

    系统问还要不要再来一局时,方锐点确定的手有些犹豫。“输怕了?”叶修从电脑后面探出脑袋,嘴里叼着的烟往方锐鼻尖的方向挑了挑,方锐立刻就被点燃了,拍了键盘重新来战,还不忘在桌子底下踹叶修一脚。

    天色渐晚,训练室里的各位陆陆续续离开。除了方锐叶修,唐柔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人。

    “留盏灯吗?”唐柔手搭在门口的开关上,半只脚已踏出了门外。

    “没事儿,都关了吧,兴欣穷,给老板娘省点电。”

    唐柔又看向方锐。

    “没事儿,都关了吧,荣耀之神的光芒照亮我的世界。”

    啪。唐柔以掩耳不及盗铃响叮当之势关了灯,就当半秒前还存留在空气里的一丝关切从未存在过。她是没想到那个看起来不着四六的方锐,竟也有不输自己的韧劲,明明是面露疲态,还能坚持着和叶修对战,还能——坚持着喷点垃圾话。不过也习惯了。哪天晚上不是她最后为两人道声晚安关上训练室的灯呢?

    一片黑暗里,两处光源聚集在一起,光影变化,忽明忽暗,一些微妙的因子在轻快地键盘中酝酿,在日复一日中等待着发酵。

 

    “老方?”叶修轻轻叫了声。一局战罢,方锐迟迟没有再开始,叶修起了身,就见方锐已经靠着椅背打起了盹。

    还行不行了,平常还嫌我战斗力半只鹅的人。叶修关了电脑,掐灭了烟,给方锐身上披了一件外套就打算撤,又觉得有些不对,退回来推了方锐一把。

    “方锐大大,回屋睡去。”别着凉了。叶修又把后半句关心的话吞回肚子。

    方锐还迷迷瞪瞪半睁了眼,半仰着头看着叶修,月光透过窗落在叶修脸上。黑夜里所有的光都聚集在这里,叶修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唇,脖颈,锁骨,都笼着这样一层神圣的光。这就是荣耀之神吧,方锐恍恍惚惚的想着,话就从口中溜了出来。

    

“老叶,我不想输。”

 

方锐看着月光沐浴下的叶修,像是在对神祈祷。声波在寂静中蔓延,最终又归于沉寂。

 

我知道的。叶修本该回答,却又没有接话,他只是觉得方锐还有话要说。

可是方锐什么也没说,就以一种半梦半醒的迷茫的目光一直看着他,又好像是把什么话都说尽了。

 

“老叶,你过来点。”

叶修向前挪了半步,觉得还有些远,便稍微弯下了腰。方锐突然就伸出了手环住叶修的腰,脸正贴着叶修的胸口。“砰,砰,砰”叶修的心脏平稳的跳动着,方锐的呼吸也异常平稳。两人默契的谁也没有开口,就维持着这样一个亲近的姿势,一个比队友比朋友更亲近的距离。

可没有谁觉得这是一个猝不及防的突发事件,只是恰好发生在这样一个月夜,这样两个人身上,顺理成章,水到渠成。

 

第二天这便成了一场梦。睡醒了的方锐嘴里叼着油条,一手拿着豆浆,一手拍着叶修的大腿,“老叶!我觉得我今天状态特别好!一口气能打八个王大眼那么好!”

“好好好,能把您的黄金猪蹄先拿开吗?”

“什么老大早饭居然有猪蹄?!”包子冒着星星眼咋咋呼呼的就往餐桌前奔,方锐连忙举起手来,抖着两只手冲包子喊:“猪蹄没有,凤爪倒是有两只!”叶修也乐了,可不就是鸡爪么别给自己抬身价了。

“胡说!凤爪那是形容我老大的手的!”

哈哈哈哈哈哈。大家纷纷为包子的机智点赞,殊不知叶修在心里给自己也点了个赞,还好刚吐槽方锐的话没说出去。

方锐意味深长的看了叶修一眼。他能不清楚叶修嘴里能吐出个什么花样吗?叶修也不虚,一副这算哥让你的神色看了回去。

早餐就在两个人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结束了。大家也见怪不怪的——大概又是什么比猥琐的新梗吧,兴欣的日常罢了。

 

 

好了让我们回到现在。没人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简而言之,随着时间的推移,方锐大大以没有人注意到的速度一点点靠近叶修。

等到有所察觉的时候,方锐已经把叶修的宿舍当成自己的宿舍,叶修的床当成自己的床。当然,这得感谢中国好室友魏琛同志也习惯了每晚这个点还在外面跟包子天南地北的吹想当年的事儿。

据说养成一个习惯需要21天,由此可知,大家已经“接受了这样的设定”最少最少有了大个半月,叶修才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于是叶修踹了方锐一脚,“去老魏床上玩儿好么方锐大大。”

“干嘛?你处女座啊?再说,都坐这么久了今天怎么——”

关处女座什么事儿。重点在已经“坐了这么久”了好么。

方锐仰起脸,看着叶修。头顶上的灯倏地领了一下,又灭了。房间里闪着光的,只有叶修叼着的烟头,和方锐真诚的眼睛。

方锐有些恍惚,刚才叶修简直自带圣光,现在这是被闪瞎了么。

 

“愣毛线,还不速速换个灯泡。”

“哦哦好的。”等等,怎么就这么答应了?这算是叶修求自己办事啊,怎么半点便宜没捞到自己就心直口快的答应了?“好吧,哥给你展示下居家必备好男人的风采。”嘴上便宜,多少还是要占点的。方锐没多久就扛着个家用小梯子回来了。

爬上梯子,方锐从叶修手里接过灯泡,换下坏的灯泡。世界一片明亮,方锐心满意足的打算炫耀两句,但他低下头看着叶修时,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因为他发现,这样的情况,他陌生得很。且不说叶修可耻的比他高那么个1cm,平日里也总是叶修站在投影前复盘,他在对面坐着听,叶修站着靠窗抽烟,他窝在椅子里看叶修抽烟。

现在,他在高处,叶修在低处。都说高个子的男人会觉得低个子的女孩子很可爱,很容易被激起保护欲,现在,方锐,好死不死的对站在下面的叶修起了保护欲,或者别的什么欲。

他在俯视那个一贯站在最高点的人。他发现那人实际上是有些憔悴的,虚胖的脸挂着隐隐约约的眼袋,而在过去的日子里。他觉得那人无所不能,永远像个年轻人满怀对荣耀的一腔热情。

叶修抬起了头。方锐自上而下地看着叶修,看他下巴上又冒起青色的胡茬,喉结勾出脖颈漂亮的曲线。还能透过衣领,看见里面若隐若现的诱人风光。

方锐心里一阵热流,伸手把灯泡又扭了下来,让一切重新归与黑暗。他俯下身,亲吻叶修的额头,呼吸打在叶修的发间,两人的气味混合在一起,自然而然的,似是起了某种化学反应,催促两人快做一些决断。

方锐一只手扶着梯子,一只手顺着叶修的鬓角滑过脸侧,捏着叶修的下巴缓缓向上抬。吻从眉心,到鼻梁,鼻尖,再到嘴唇。先是温柔的唇瓣相帖,再至唇齿相依。方锐的舌尖轻轻扫过叶修的上唇,下唇,每一颗牙齿,再撬开牙关。烟草的苦味萦绕在舌边,充溢了整个口腔,但这对方锐来说确实最甜的回报。他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自己竟会俯着身,经自己与叶修的距离缩近为零,为负。而这一切似乎是水到渠成,是宇宙自带的法则,是物质世界可知而不可违抗的规律。谁要是对它说不,才是大逆不道。

一阵纠缠,方锐稍稍抬起头,两人的鼻息交融在一起,进而弥漫到整个空间。两人在黑暗中维持着一上一下的姿势静默的对峙,只有相互交错而又各自平稳的喘息声。时间在此似乎停止,留着两人思绪无限延长。从过去,什么时候开始?到未来,将在什么时候结束?

不在乎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方锐此时心中一片明朗。是的,他不在乎起点在哪里,但他清楚,他不愿意就此结束,更不愿意一些事情还没有开始,就要结束。

 

方锐鼻尖蹭了蹭叶修的鼻尖。

“老叶,我们在一起吧。”

“好。”

 

End.

 

 

 

 

End之后:

    “同志们,我要个大家宣布一个重要的消息。”方锐敲敲碗,试图引起大家的注意。

苏沐橙对着手机咯咯笑,陈果拉着唐柔意犹未尽地描述着刚在杂志上见的时装。安文逸还皱着眉,跟罗辑交流着提高操作的方法。包子和老魏不用多说,两个人筷子从你碗里打到我碗里,就为了最后一只小龙虾。

“那个,方锐前辈…”只有兴欣的良心乔一帆同学,看起来颇有些在意。

“各位,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方锐提高嗓门,把碗敲得响叮当。

苏沐橙抬起了头。陈果有些心疼的看了看碗,唐柔有些心疼的看了看为只破碗担忧的陈果。小安和罗辑停止了交谈。老魏和包子放下了筷子。因为小龙虾,终于,掉到了桌上。

不管怎么说,方锐预期的效果算是达到了。

“方锐前辈,什么事情?”还是有人关心的,方锐对兴欣的良心充满好感,少年,我看好你。

“你是终于幡然悔悟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抛弃猥琐流走向正直淳朴的康庄大道了?别啊老方,你可是猥琐界的顶梁柱,下限界的主心骨。”

“滚滚滚。”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气氛,老魏一句话破坏的渣都不剩。

“到底怎么了,方锐?”陈果觉得自己是有必要拿出点老板娘的姿态。

 

“是这样的,我和叶修在一起了。”

 

“哦。”

 

苏沐橙又拿起手机笑了起来,陈果回过头继续眉飞色舞的和唐柔说起时装,安文逸扶扶眼镜,问罗辑刚说到了哪。包子和老魏,又找到了新的争夺目标。

只有乔一帆,又一次勇敢的站了出来,看着疑惑的方锐,用更加疑惑的语气说:

“前辈不是早就和叶修前辈在一起了吗?”

 

餐桌上的人这下才都真正安静了下来,等待方锐一个回复。

突然喧闹起来的,是方锐心中千万匹呼啸奔腾而过的羊驼。

 

方锐和叶修在一起,根本是兴欣日常自带的世界观啊。




评论(23)
热度(108)

© 避个风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