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叶,不来一发吗?【真诚
开放问答!欢迎来玩or点梗(方叶only)

【方叶】夏日病

-以傻白甜为宗旨,以ooc为手段【不我不是故意的

-原著背景,时间线在飞往苏黎世之前,以及之后【【

-发现只有在期中期末考试前才会跑出来补脑洞这是怎么回事_(:з」∠)_

-好少年不吃一份方叶安利吗!

01

随着夏休期气温的不断升高,点心大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完成了从点心到干瘪的点心到点心渣的一系列变化,原因不明。最明显的表现就是方锐的下限极速升高,不再戳老魏年龄的伤疤,不打断老魏和包子的“想当年”的忆苦思甜活动,也不跳弹着左一个“沐姐姐”又一个“老板娘”的吆喝,更不拽着兴欣最后的良心乔一帆“来来来哥哥带你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了。

荣耀第一暴力奶安文逸同学表示不论方锐有没有放弃治疗他都是无药可救的,一向严谨务实的罗辑同学表示这件事情不一般一定有什么超越理性的不明力量控制了方锐大大,包子以其一贯的跳脱思维简单粗暴的为方锐扣上一顶帽子——夏日病。

都什么鬼。

 

方锐认真仔细地回顾了自己二十多年的人生历程终于找到了这股不明颓丧情绪的根源——都怪老叶那个混蛋退役了!

等等,为什么老叶退役了我会这么消沉啊,这时候难道不应该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正直勇敢的方锐大大翻身做主把歌唱吗!一定是没人跟我的真诚与智慧处在同一高度上了有些寂寞吧……

方锐先生,你的脑洞略大,略大。

叶修退役当天方锐看见他拎着简单的行李出门的背影时,就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他走的倒是潇洒。方锐觉得自己憋了一肚子怨气。可这怨气在心里兜兜转转好几圈就变了滋味。

三分钟能转一个来回的兴欣俱乐部蓦然变得空旷起来,不再满世界乱跑喊着“老大老大”的包子的存在感在方锐这里都开始变得稀薄,那些漂浮在空气中的情绪却像甘霖一般催生出方锐心底自己都没意识到的那颗小种子,冒出了头,越长越大越长越大吸取了方锐所有的精力当做养分,于是点心大大就在后知后觉的醒悟中,活生生把自己雷成了点心渣。

 

——我觉得,我好像,喜欢我的,前队长。

 

02

说实话方锐来兴欣的时候就觉得这里挺适合自己的。且不论职业上的野心实现与全联盟几个屈指可数的漂亮姑娘都汇聚于此,单就是一个猥琐流的祖师爷魏琛,一个脑洞清奇的后起之秀包子,一个下限深不可测的集大成者叶修,就够他在这过得风生水起了。不要问为什么羡煞旁人的漂亮姑娘们一开始就被方锐大大归入“且不论”的阵营。

 

窗外的蝉不知疲倦的聒噪着,方锐躺在床上,向左翻是叶修叼着烟一脸无耻的说“新人叶修领教一下方锐大大”,向右翻是叶修卖完兴欣安利顺带还卖了个乖的“我们兴欣穷八个菜连汤都没有”,方锐在黑暗里兀自回放着慢镜头忍不住乐出了声,又转身摊开来盯着天花板,眼前出现的是转型最艰难的日子里每天夜里陪他加练的叶修,屏幕反射的光影在他脸上明明灭灭,当初怎么就没觉得他这么好看呢。方锐又翻了个身,叹了口气,把心脏藏进了被窝里。

 

此时此刻,他不知道一个消息正在冲着他撒丫子奔来——他要入选国家队了。

更不知道的是,另一个消息颠着小碎步走位风骚的跟在那个消息的背后——叶修是国家队的领队。

 

03

当蔫了吧唧的方锐在国家队集训的会议室碰到了同样蔫了吧唧拖着脚步一脸不情愿的叶修时,心里奔腾的千万匹羊驼手拉手开心的跳起了小苹果,于是方锐大大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一个干瘪掉渣的点心变成了秀色可餐美味可口的点心。用余光关注着自家队员的叶修表示自己真的是老了年轻人的世界他不懂。

散会之后趁着其他人分房间的空当方锐暗搓搓的摸到叶修跟前。

 

“听说点心大大最近不太行啊!”万万没想到,先开口的是叶修。

“行不行你没试过怎么知道!”方锐想也没想一秒暴露本质。

“……哟,方锐大大改行当流氓了啊。”

“这可不是努力缩小跟你的差距嘛,下限不同不能做友啊叶修大大。不如住一块儿让你感受一下?”方锐挤眉弄眼的就蹭到叶修身上,本着“有机会要上,没机会创造机会也要上”的原则搂住叶修的脖子,虚虚的把手垂在叶修胸前晃悠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纯洁的不会更纯洁,才怪。

叶修斜着眼睛瞟一脸正直的方锐,手在裤兜摸来摸去,似乎想掏出一根烟,摸了半天最后俩手指夹出一张房卡来——

“还不跪下来谢谢哥?”

 

这该,不会是,我以为的,那个意思,吧。

方锐瞪着眼睛,心里的礼花嘭嘭嘭连放了十八响,暗示着R18的日子终于到来,他抬起挂在叶修胸前的手就去拿房卡,还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叫唤着“哎呦老叶你这么主动让我很难办啊!”

 

“不要拉倒。”叶修凭着1cm的微弱身高优势举起胳膊闪开了口嫌体正直的方锐大大伸过来的咸猪手。

方锐侧过身一手压住叶修的肩头,踮着脚尖把房卡捞了下来,收拾好房间从窗台上往下看的苏沐橙表示这个姿势略微妙,方锐就像是从背后抱着叶修,向组织发誓男孩子的感情我不懂,真真是瞎了狗眼。可楼下的两人毫无自觉,方锐热呼呼的鼻息带着些湿气喷在叶修很少见光的白皙后颈上,就惦记着手里捏的那张房卡傻乐,没注意一丝丝潮红悄悄爬上了叶修的耳尖。

 

04

方锐就这么大张旗鼓的跟叶修“同居”了。

第一天大家都在适应阶段允许自由活动,正巧一整个下午没什么事儿,方锐的小心思就活络起来了。这时候是要把叶修拐进咖啡厅作出一副约会的样子聊聊战♂术呢,还是压马路趁机牵个小手试探一下好呢?看到叶修捏着眉心看国家队资料的样子,邀约的话说出口就变成了:

“老叶不如我们去考察一下训练室?”

方锐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又忍不住为自己的善解人意点了一根蜡,不对,一个赞。

 

05

两个人挑了并排的两个机子坐下了。

“来来来,代表人民群众检测一下叶修大大的水平有没有下降。”

“啧啧啧,待会把你吊起来打可千万别哭。”

 

系统随机出来的地图是古巷,曲曲折折的巷子跟迷宫似的,海无量猫着腰在崎岖的小路上摩擦摩擦,一步两步像魔鬼的步伐,接近着君莫笑。当那个花花绿绿不伦不类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的时候方锐忍不住喜上眉梢,准备在公频里敲下“你受死吧,叶修大大!”

手速还没飙起来叶修的脸就凑了过来,“听哥一句话,这PK嘛就像打电话,不是你先挂,就是我先挂,说白了无论如何其实都是你先挂。所以我说废物点心你有没有意思啊咱俩座一排我能看不见你屏幕?搞这么多有的没的干嘛正面上不行吗?”

“我靠叶修你要不要脸了还职业精神呢!你这一退役道德滑坡很严重啊!”方锐被叶修搞的一哆嗦,一手滑,公频上就出现了一行血淋淋的大字——

“你受吧,叶修大大!”

“……那我,自己动?”

 

千机伞戳到海无量面前一套散人快打,海无量,卒,享年2分33秒。

 

 

06    

高强度的集训开始了。可供人休息的时间少得可怜。方锐心心念的同居生活里能做些酱酱酿酿的事情都安安静静的呆在他的脑洞里,最底部,被压的喘不过气儿。

不过也毕竟都是常年做队友做对手的顶尖选手磨合的快,叶修充分使用了领队权力,给选手们放了半天假,顺道也给自己放了半天假。

虽说是半天假,早上半天和下午半天那是完全不一样的性质。完全放松的一个午觉醒来天色已经灰了下来,一个下午说没就没,但也不心疼,放一下午的假嘛,晚上自然也要加入肯德基豪华午餐顺带着一起歇着了,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呀少年们。

方锐揉着饥肠辘辘的肚子把隔壁床睡的天昏地暗的叶修踹起来,“走走走吃饭去,听说这边胡同里有个吃串儿的地方还不错。”

叶修打着哈欠任方锐把他往胡同里拐,全然一副“交给你了方锐大大组织相信你”的样子。七拐八拐的两人钻进胡同深处终于闻到了烤串的香味儿。一顿饭吃的特别过瘾,可能是真的饿了,可能是对面坐着的人被辣的满脸通红鼻尖冒汗的样子特别可爱,总归是饭饱之后就得想点什么,方锐在训练中被压抑的小心思迅速活络了起来。

古旧的胡同没有路灯,道路很窄两边又堆着杂物,两人并肩走都有些挤,时不时的肩膀相抵,胳膊的皮肤相贴又迅速分开。寂静的夜里只有脚步声,夏日干爽的空气里酝酿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甜。

“咳咳,”方锐决定应景的说点什么,但大脑神经像脱肛的野马不受控的就说了句“老叶你看这像不像我们那天的地图?”

叶修似笑非笑的瞟了一眼智商游荡在外太空的方锐,“所以呢?你还想被我吊起来打一顿?”

“蛋!”方锐炸了,还是个双响炮,第一响是炸自己破坏气氛,第二响炸叶修把这气氛再糟蹋一遍,然后方锐想起了那天海无量的惨状,发现这似乎是个五百响的长鞭炮,噼里啪啦一通散人快打,血槽空。

这走向不对啊!方锐决定强行扭转这奔着互相嘴炮的气氛,抓住叶修胳膊,猛一转身把叶修按在了墙上。

 

“叶修,我……你……”

叶修眨了眨眼睛。

 

“叶修,你……我……”

叶修抬手就戳了一下这废物点心的脑门。

又一次被自己蠢的恼羞成怒的方锐狠狠用额头抵住了叶修的额头——

“老叶,你受……吧!”

 

距离太近,半晌的沉默中只听得见心跳,方锐的眼睛亮亮的,想努力捕捉叶修面部每一个细微的变化。叶修眨了眨眼睛。

两人的鼻息交缠在一起,两人在酒店里用的同一种柠檬薄荷味的沐浴液香气无限放大,清爽的空气里燃烧起一丝不同寻常的热度。

 

叶修侧了侧头躲开了方锐。方锐的脑袋顺着惯性就向前磕,停在了叶修的肩膀上。

可热气瞬间下去了半截。

 

叶修抽烟后带着些沙哑的嗓音在方锐耳边低低的响起,“那我……自己动?”叶修笑了下,从鼻腔里带出来湿热的气体喷在方锐耳廓上,嗡的一声方锐就被撩出了一身火。

方锐用鼓起的下体蹭了蹭叶修,恨不得黑灯瞎火的就把叶修在这给办了。

    “废物点心,报警了啊。”

方锐把叶修圈到怀里,恨不得每一寸肌肤都贴在一起,

“嗯,抱紧了。”

 

方锐保持着把叶修抵在墙角抱住的姿势,狂喜的心跳终于恢复了往常的节奏,却又有些地方不再一样了。方锐舍不得松手,侧着头就往叶修脖子上啃了一口,特用劲,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是他方锐把这叫叶修的人间祸害给收了。

“你属狗的吧废物点心!”

方锐把头埋在叶修的颈窝,用下巴上冒出的小胡茬蹭了蹭,

“是啊,我属狗。你属点心。”

 

 

07

聚少离多的恋人在一起的日子总过得飞快。一眨眼在中国与苏黎世之间就飞了个来回。

待新的赛季开始叶修就该离开了。

 

叶修在房间检查行李,方锐出来掐着腰一脸愁苦的向众人诉苦: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叶修不要脸,我不知道竟会这样不要脸。一开始说好了自己动呢,他却……”

陈果一个健步上来捂住方锐这分分钟要被广电给剪了的台词,魏琛表示老夫也单知道你方锐不要脸但万万没想到这么不要脸,勤奋好学的包子缠着罗辑问“小弟动什么啊?!”,小乔默默的给自己接了杯水压压惊,苏沐橙笑倒在唐柔肩上还从莫凡手里顺了把瓜子儿。安文逸觉得兴欣没救了,大奶又怎样,根本无力回天呀!

 

叶修拎着行李出来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这些大概吃错药的队员,有些揪心,瞧瞧,这一个二个离了哥都成了什么样子!

    方锐看着叶修离开的背影,盘算起了距离去义斩和微草打比赛的日子还剩几天。

 

评论(16)
热度(57)

© 避个风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