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叶,不来一发吗?【真诚
开放问答!欢迎来玩or点梗(方叶only)

早安吻

@方叶深夜60分
预感并不能艾特到(躺



疼,头疼。



阳光溜过窗帘缝在皱了的被单上打下一条笔直的线,在昏暗的房间里有些刺眼,让人难以分辨这究竟是六点、八点、还是已经十点钟。都没差了。

方锐脑子里转着的都是“该死的大概只有文科生才能通过这一溜缝的阳光判断究竟是清晨上午还是中午”,疼,头疼。

他下意识的舔了舔干得已经起皮的嘴唇。印象里模模糊糊的有冰凉的液体滑过嘴唇,有带着体温且湿润的唇曾与他纠缠。



该死的头疼。

他混沌的意识终于与现实开始逐渐吻合,叶修躺在他的身边,呼吸很轻,吹在他脖颈间,像夏天的风。

夏天。

一股燥热从脚底直直升腾到天灵盖,狂喜感、大笑声、啤酒与眼泪,挂在自己身上的叶修,跌跌撞撞地倒向柔软的床。



他侧过脸,发现叶修的锁骨上还有淡粉色的吻痕。

其实男人的皮肤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光滑,可那又怎样,唇角贴上舌尖舐过足以让他浑身震颤,让他大脑里只剩“爱他,我爱他”,翻译成肢体语言只有“上他,让我上他”。



他呼吸很稳,方锐的心砰砰乱跳,头疼又一次席卷而来,怎么办,他还记得叶修赤裸的脊背和急促的喘息,艰难地拧过头让他轻一点、再轻一点,但没有皱眉。印象中叶修确实很少皱眉,多半时间五官是舒展的,嘴角翘起时说些令人不待见的大实话,露出牙齿的下一个动作是喷你一脸烟。



所以说叶修的唇很诱人,不然自己也不会把叶修所有的心情都与他的嘴角弧度相关联。他想吻他。从嘴角开始,用舌尖细细地舔。叶修的上唇内侧很敏感,吮吸到的时候握在他腰上一向很稳的手会颤抖。像褒奖,像邀请,让他再进一步,探进他湿热的口腔内部,只有着些许的酒味,是很好的催化剂,在几近密闭的口腔中,加热升温,平日里的欲言又止,玩笑般的试探,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化学反应,变成我喜欢你,再被灵巧的唇舌拆解混淆,分不清你我,吞进腹中,抑或是心底。



不论现在是清晨、早晨、中午,甚至是下午,房间都是寂静的,只有叶修清浅的呼吸,和方锐乱了拍的心跳。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呼吸。

叶修他知道了么,知道自己藏在一挑三里的倾慕了吗,知道自己决赛场上三分多钟里拼了命的无声告白里么?他知道自己不仅仅想要与他分享决赛的胜利还想与他分享整个后半生么?他那么聪明,他知道了么?



是把一切归罪于酒精还是……



叶修的睫毛微颤,缓缓睁开了眼,还没对上焦,他也难以克制晨起的干渴,探出舌尖舔了舔嘴唇,即使于事无补,更加干渴。

这与方锐曾在梦中经历过的许多个日子一样,两人亲昵地躺在同一张床上共享温度,他看着叶修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睛,舔舔嘴唇,用沙哑的嗓音说:

“早。”



“早。”方锐笑,扯着干裂的嘴角笑起来有些疼。或许不是因为干渴,一定不只是因为干渴。伶牙,利齿,叶修可不都占全了。

呼吸又回到了他的身上,心跳平稳了起来,像他曾在无数的日子里幻想过的那样,扶着叶修的肩,给他一个干燥却绵长的早安吻。



被子里叶修的脚碰了碰他的小腿,说,“水”。

一个字也不肯多说,好像他们早已熟知对方的习惯。

方锐把脑袋埋进叶修的肩颈间,用鼻尖轻轻蹭他,像只耍赖的大型犬类。他听见叶修从胸腔里发出闷闷的笑声,连带着整个房间的空气都鲜活了起来。

方锐卡着叶修能容忍的时限心满意足地坐起了身,下床把裤子弯腰捡起来,提上。

叶修仍保持着侧躺的样子一动不动,只是眼神清明,看着方锐背上浅红色的抓痕。

他们谁都没有醉。

倘若方锐打趣酒精或是一脸悔恨认错般地起床,那他也只能永不回头了。还好方锐没有。场内场外,方锐从没让他失望过。



方锐把烧好的水倒进玻璃杯,兑了些凉矿泉水,递给叶修。叶修撑起身喝了一半,把杯子递回去,方锐蹲在床边,就着他的手仰头把水喝干净,把杯子放在床头,翻上床伏在叶修身上,用温软的嘴唇触碰叶修。

他们喝过同样温度的水,有着同样温度的嘴唇,最好心里想着的是同一件事情。



“早晨六点钟,一个早安吻怎么够?”

评论(13)
热度(111)

© 避个风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