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叶,不来一发吗?【真诚
开放问答!欢迎来玩or点梗(方叶only)

【方叶】大人的游戏

 @方叶深夜60分 

-冻得脑子和手都是僵的,非常仓促,大概就是胡说八道,欢迎评论玩耍www

-全程跑题果咩因为表达不出来想写的意思【【需要重新滚回去复习原著啦!

-需要一个写文导师,看我真诚的眼

 

这冬天真是能把人冷成咸鱼。

方锐躺在被窝里,哼哼唧唧半天正式宣布第八次起床失败,心安理得地翻了个身,在枕头上蹭蹭脸,把被子拉到鼻尖,深深吸一口气——

还好,还好,叶修的味道还在。不如把这点味道都消耗干净再起床算了。

方锐想着,又往被窝里缩了缩。

 

趁着冬休,方锐千里追夫跑来B市黏叶修,提着几件过冬的衣服雄赳赳气昂昂地就杀了过来,招呼都不打就赖进叶修的公寓,一边哭着“他妈的北方风真大活这么久没见过零下两位数的温度”,一边又喊着“天啊错过西湖结冰就算了我大吃省下雪怎么也没见着”,那两行泪流得逼真的,叶修实在怕他出门正儿八经把万里长城给哭倒了,想了想还是没把人往外赶,做件好人好事把这个大龄儿童收留在家,任他吃他的喝他的穿他的,就当养了只米虫,而方锐也就厚着脸皮狠狠享受了把被叶修包养的滋味。

其实叶修也就是装作一脸不情愿的样子把方锐放进家里。心里倒是有种难以言说的感觉,比起“小别胜新婚”这种俗套戏码,恋爱初哥倒是忐忑更多一些。

从兴欣夺冠方锐告白开始,两人也交往了小半年,不过大多数时间都“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甚至于将睡前两局竞技场就当作谈情说爱,打完下线各自忙碌。上一次长时间面对面相处时他们还是队友,如今一转眼就变成了恋人,叶修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一向很有主意的他面对恋爱,就像刚入新手村的小白一样,面对广袤的新世界却手足无措,而他甚至没有NPC可以询问。或许有,他想,不然咨询一下苏沐橙吧,又想,搞笑么沐橙也还是个没谈过恋爱的单身狗呢!

很久之后苏沐橙听到叶修这段心路历程,严肃认真地给了叶修两个爆栗,第一,女孩子心细敏感没吃过猪肉至少见过猪跑,第二,请叫我单身贵族。尽管叶修也不明白心细敏感和猪肉猪跑有什么关系,但中心思想还是领会了的。毕竟国家总局这几年的会没白开。

 

总局和公寓离得并不远,熬到午休两个半小时空闲时间,叶修把羽绒服围巾帽子手套都带上,裹得严严实实才出门,顶着寒风买了两份盒饭准备回家。这几天方锐作为米虫也是尽职尽责,全靠叶修拎回去的盒饭解决温饱问题。

 

又一轮寒潮过境,B市气温已经到了零下二十多度,十几分钟的路程不算长,但一路走来暴露在外的手指基本上冻僵了。想来也是,离开那片竞技场之后,曾经怎么呵护都不够的手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叶修平日里也只是习惯性的保养做手操,这么冷的天没揣兜暖和着还是头一遭,全是为了给某个废物点心提盒饭。站在公寓门前,他把盒饭换到左手上,右手在兜里摸索着钥匙,指尖夹了两次也没能夹出来,叶修叹了口气,把右手手套用牙叼着给卸了下来,总算是把钥匙给摸出来,开门进房。

 

除了多了一个行李箱以外,似乎与一个人并没什么区别。房间里静悄悄的,方锐大概还是在睡。叶修好笑的想道,方锐大概是没享受过北方的暖气,八成已经在被窝暖气的双重Buff下迷失自我了。

 他把盒饭放进微波炉里先转着,推开卧室门发现方锐果然还在睡,侧身抱着他的枕头梦做得正酣。他凑近了看,还好自己枕头上没有一大片深色的口水印,叶修松了口气,才反应过来是该叫这家伙起床了。

他捏住方锐的鼻子,看他先哼哼了两声,再皱起眉头,然后才不情不愿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哑着嗓子问:“几点了?”

几点了?

叶修笑,“正月十五了,该收拾收拾回兴欣了啊。”

方锐一个猛子坐起来,大脑还嗡嗡嗡当机着,满脑袋跑的都是“怎么就过完年该回去了”“又要面对跟包子强红烧肉的心酸生活了”“今晚也想跟老叶打个电话”,跑了一阵子了才反应过来,“我靠老叶你就驴我啊!”

叶修挑着眉笑,从床边站起来,给他扔了件外套,“快披上起来吃饭了。”

“等等!”方锐穿着单衣就从床上跳下来,赤脚追上叶修拉住他的手,“这么冰?”

他才想起来刚用手捏过方锐的鼻尖,没想着跑神跑到冰霜森林的方锐还能记挂上。

他把叶修两只手牵到一块,包裹在掌心里。方锐的手很暖,还有从被窝里带出来的潮气,是叶修所熟悉的那种属于南方的温度。他握着叶修冻得冰凉的手,心里细丝丝的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这是被众人敬仰捧上神坛的手。

这是被他千千万万遍用目光膜拜的手。

这也是叶修前半生视作生命悉心保养的手。

很难说是叶修离不开荣耀,还是荣耀离不开叶修,在带完国家队的比赛之后叶修选择留在总局工作是情理之中,但也只有方锐知道,叶修明明有更多更好的选择,他只是选了和他交集最多的一个。

 

叶修看见他捉住自己的双手,缓缓蹲了下来,没有抬头,只是望着他已经冻僵的手,五指交错,为他做起手操。这是他曾经在和轮回比赛后为方锐做的,那时他们还是队友。现在方锐牵起他或许已经不再需要那么珍视的手,为他做那套熟悉的手操。

叶修作为一个大龄宅男,他看着方锐垂下的眼睑和专注的神情,终于在除了爬楼梯之外的时候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

 

不过这场景着实有些诡异,叶修自觉脸皮没方锐那么厚,也自觉心脏承受不住这种程度的煽情,便抬脚轻踹了他一下,打破这过于粉色的气氛,“废物点心,能先把拖鞋穿上吗?”

方锐这才察觉到自己还是赤着脚才在地板上,凉意从脚底直往脑袋上冒,赶紧背过身跳回床边,还叫着“靠一不留神怎么就中了冰魔法了!”吵吵嚷嚷着急忙把房间里所有关于恋爱的分子统统打碎,只是没察觉到他耳朵尖上冒出一点点红晕。

 

日子也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着,两个人比起恋人倒是更像室友,只不过是睡在一张床上罢了。

告白的时候方锐倒是厚着脸皮说要这样那样,叶修煲电话粥也扯着老脸大言不惭说来呀来呀,结果呢,俩人真面对面谈起恋爱来纯情的就剩盖着棉被聊荣耀了。

不知道是北方天气太干燥,还是方锐心底干着急,他倒是每天抱着叶修的枕头钻进叶修的被窝脑里全是跟他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真看见叶修躺在自己面前,别说下得去手,连口都不敢开。

反倒是叶修坐办公室摸鱼打荣耀时,两人才能从恋爱智商掉线的状态里缓过神来,两个人开着还没满30级的小号组队在一线峡谷刷怪玩,说实话这地图方锐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了,他便跟在叶修后面划水蹭经验,遇见怪就猥琐的用推云掌推给叶修,叶修倒是很习惯方锐的聚怪方式,战矛一口气挑起好几个,尽管方锐嘴上喊着手下留情它们还都是宝宝,但是那一脸正气的气功师缩在战法后面一个劲儿地搓气波弹,切菜一样的切着丑萌丑萌的哥布林,还要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聊家常调调情。

 

但在不经意间,或许是有些改变的。

比如方锐醒来的时候不用哑着嗓子找水喝,床头柜上的保温杯里总会有叶修留下来的大半杯温水。

比如叶修提盒饭回家的时候不用再叼着手套找钥匙,方锐总能在他踩到最后一节台阶的时候把家门打开。

比如洗漱间里多出来的一套牙具和原有的颜色很搭,比如迎接叶修回家的不再是一片寂静而是方锐的笑脸和拥抱。

 

当方锐用一根筷子挑着盒饭里的青椒凑到叶修面前说这就是他眼里戳哥布林的战斗法师的时候,叶修下意识用舌头卷走挂在筷子尖的青椒,方锐愣了一下,直勾勾看着叶修,粉嫩的舌尖把食物带到边牙,嘴角向一侧勾着,这明明是他所熟悉的叶修,此刻看起来却那样陌生,他想,是他从未以这样的角度看过叶修,他不再仅仅是一个和自己配合默契的队友,甚至不可能再是那个和他在赛场上配合默契的队友,而是作为恋人,作为朝夕相处并共度余生的伴侣,这是他们本就有的心意相通。

叶修抬起眼,才发现方锐一直看着自己,他挑挑眉想要开口询问,却在一瞬间明白方锐为什么是那样的神情。

他们以为万般困难的恋爱也不过如此,就算是新领域新地图,可那又怎样呢?不过是二人组队,相互包容,相互迁就,你知晓我的风格,我懂得你的习惯罢了。

 

恋爱的气氛在狭小的空间内弥漫,只是这一次没有不合时宜的打岔与玩笑话,方锐倾着身凑近叶修,鼻尖对着鼻尖,眼里是他熟悉的神情,向他发出了邀请——

“想吃点心么?”

评论(10)
热度(55)

© 避个风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