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叶,不来一发吗?【真诚
开放问答!欢迎来玩or点梗(方叶only)

【方叶】字迹

 @方叶深夜60分  还是懒,用主题直接作为题目,写到最后强行扣题2333

看了唧茸蘑菇汤大大校园设定也忍不住来了一发

乱七八糟的啰嗦完啦,欢迎大家来玩!

  


  叶修和方锐吵架了。

 

    这可真是奇了,虽然俩人恋爱谈得跟地下党似的,但在熟悉的好友圈里也是公认的模范情侣,从外形上看——天造地设,从气质上看——一拍即合,反正平日里总被恩爱秀一脸“欲举火把而不能”——简称“欲罢不能”的老魏是万万没想到,平日里狗皮膏药似的嬉皮笑脸黏叶修的方锐,竟敢摔了宿舍门,径直走了。

 

 

    “嘭”地一声巨响,整个宿舍楼层都像是被按下了静音键。隔壁宿舍乔一帆吓得手一抖泼了莫凡一床的水,罗辑一个哆嗦平方写成开根号。

    还是同寝的魏琛先回过神,猥琐的从上铺被窝里钻出个脑袋侦查情况,第一反应是“卧槽宿舍真乱方锐这狗崽子东西收拾一半儿怎么就跑了”,发现重点不对,才转移视线。只见叶修双手插兜斜靠在写字桌上,看着刚被狠狠摔上的深色木门,神色淡淡的,不辨喜怒。这下,脸皮厚比城墙根儿的老魏都没敢凑上去嘲。

 

    叶修站直了身子,抬眼瞥了下魏琛,笑:“偷摸着办事儿没吓萎了?”

    “我靠老叶你别张口就污蔑人啊!老子单身狗也是有尊严的!什么世道,只许情侣放火不许单身点灯啦?”喷完才想起正事儿,“怎么了你俩?前一秒不还黏得要死要活么?遭报应了?”说完还不知道从被窝哪儿就摸出个打火机,垂下胳膊在叶修面前打了两下。

    叶修压根没客气,摸出根烟叼嘴上凑过去正好点了,深吸一口,抬头喷了老魏一脸的二手烟,转身往阳台走,还不忘冲魏琛挥挥手,“退下吧,小琛子。”

    “呸!”魏琛朝着叶修后背比了个中指,又钻回被窝,“活该人方锐嫌你,没心没肺的。”

 

    现今已是三九天,零下的温度正寒,叶修只穿着单衣似浑然不觉,靠在阳台护栏上静静的抽烟。

    操场上都是行色匆匆拖着行李箱要归家的学生,但他仍一眼认出闷头穿过操场往校外走的方锐。说也奇怪,明明这宅男总穿毫不起眼的黑白基本款,他却总能在人山人海中毫不费力找出他。

    目送着方锐身影渐渐变小,最终隐在转角的高楼后,叶修的烟也恰好吸完最后一口。他们总是很“恰好”,叶修吸了吸鼻子,他想,方锐只穿那件外衣出门大概会冷。

 

    是有些冷。方锐哆嗦着走在寒风里,与他擦肩而过的,有兴高采烈拖着行李箱回家的单身狗,有一脸甜蜜牵手回家的小鸳鸯,他低着头不管不顾一心往前冲,只想赶紧走出这片随便抬眼就能想起在那儿跟叶修做了些什么的校园,路上撞了好几对儿情侣的肩膀,也被突然冒出的行李箱绊了好几个趔趄,满心都是委屈。

    老叶怎么这样!

 

    叶修今年寒假依然留校不回家,方锐自然舍不得让叶修一个人孤零零在这儿过年,想着先回家两天有个交待,年前再赶回来跟叶修腻歪着,享受二人世界。

    下午叶修帮他收拾回家的行李,其实也不用太多,几件合适的衣服就行。储物柜一打开,叶修就笑他。

    男生的储物壁橱,只要不是像张新杰那么讲究的,基本上也就是东西差不多的往里面一扔。方锐原本也是如此,一个行李箱,一个储物箱,里面放着收起的夏季衣物。

 

    只是自打和叶修恋爱之后,方锐的壁橱就成了秘密花园。

    一起看过的电影票根、假期出游的车票与登机牌,各种各样的烟盒、巧克力包装纸,甚至是他暗恋叶修时,叶修落在教室桌上的可乐瓶。各种各样的东西,在箱子上密密麻麻摆放着,随便拿出一件方锐都能说清它的来龙去脉,回想起与叶修度过的点点滴滴,像方锐与叶修的恋爱日历,记录他们走过的每一天。

 

    叶修帮他把东西都清出来,才把行李箱搬出来,一边找衣服一边笑他:“深藏不露啊,方锐大大。”

    方锐停下手里的活,深深看了眼叶修扬起的嘴角,却不知是受了什么蛊惑,神使鬼差的就伸手打开了叶修的储物柜——

    是空空荡荡。

    叶修的柜子依然没上锁,依然空无一物。

 

    他想起叶修第一天来宿舍,懒洋洋的靠在桌子上看着他们气喘吁吁的大包小包往里面搬,抬手一指,说:“地方不够就放那儿,我也不用。”只是最后谁也没用,倒不是因为不好意思,毕竟宿舍里一个猥琐流的开山祖,一个下限界的顶梁柱,还有个脱线的包子,谁也不是脸皮薄的主儿,还是因为男生实在没那么多东西可放,于是也就一直空着。

 

    他早该知道的。与其说叶修的过去是一个谜,不如说是一片空白,任人遐想却不可涉足,他平易近人,却又高不可攀。

 

    他没来由的有些气叶修,那些他视若珍宝的回忆在叶修眼里或许不值得占有一席之地。他与所有恋爱中的少男少女、曾被嘲笑的电影中矫情主角一样,变得心思敏感、患得患失,变得不像往日的自己。

    凭什么呀?一向被夸心宽随和的方锐偏偏对着最亲密的恋人小心眼了起来,凭什么呀?凭什么我就得什么都装在心里什么都记得,为过去的日子欣喜,对未来的明天期待,而他总是平平淡淡什么也不留,潇潇洒洒既过不恋,难道最终我也要变成他空空荡荡看不透的过去?

 

    宝宝不高兴,宝宝有小情绪了!他感觉自己所有的血液都在叶修那声轻笑中往脑袋上涌,顺手抓起件外套就往外走,也没个方向要去哪,只是想赶紧去个不要被叶修看穿的地方——

    不要被看穿我有多喜欢他,多珍惜他,多怕失去他。

    这些都是他在日常玩笑话里不曾说出的。

 

    宿舍楼的楼梯间?黑灯瞎火他在这儿偷偷亲过叶修。

    校内的教学区?他从坐在叶修身后变成坐在他身旁。

    学校的大操场?他第一次在这儿趁着夜黑风高牵叶修的手。

    ——叶修的手真好看啊,抓在手里特别满足。

 

    想什么想什么呢,没了叶修还活不了吗?方锐一边骂自己没出息,一边匆匆往校门外走,一出校门,往左,周末去电影院的路,往右,是一起翘课去网吧打游戏的路。

    你完蛋了,方锐。他叹口气,也只能认命。他穿着单衣,只是出门前多披了件外套,在室外零下的寒风吹着跟裸奔似的,心还没拔凉拔凉呢,肉体先被冰魔法攻击摧残成渣,只好闪身坐进俩人半夜加餐经常去的米粉店,无意识地就坐在平常坐的靠窗位置。

 

    落地窗外西边的天被夕阳烧得一片红,却带不来丝毫热度。天色一点一点转成深蓝,蓝丝绒一样就垂了下来。

    这样的夜里适合和叶修在校门口昏黄的路灯下抱着取暖。他会趁我不注意把手塞进我的脖子。我只是装作没防备把头转向一边露出领口缝隙。

    方锐望着窗外出神,渐渐想不起自己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委屈,反倒觉得般配——总不能两个人都是收集癖。况且,他喜欢的也是那个潇潇洒洒不为谁牵绊的叶修。

 

    叶修在宿舍里,也看着窗外天色转暗。

    说不感动那都是假的。方锐平常看起来是不着调,满嘴跑火车,可当年方锐追他时他就发现,这个总默默站在他身后的青年,耐心且细心,看似大大咧咧,却悄无声息就已走进他的世界。知道他经常抽的烟,了解他的夜宵口味,一样的课表、一样的作息,恰到好处的贫嘴,那些心领神会的玩笑。

 

    老魏这时候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在一旁大惊小怪:“说好的追出门外来一段情深深雨濛濛呢?你丫就转身抽根烟!”

    叶修斜他一眼,“单身狗很懂啊。”

    “反正我是要向方锐打小报告,我心疼。人家在你身后追的像条狗,你就眼一斜嘴一歪?”老魏躺床上一副向天再借五百年的架势,叫道:“天理何在!天理何在!叶修这么不要脸的人都有男朋友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叶修刚打算回击老魏这幅瘫痪儿童的架势,桌上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一听特别设置的铃声,就知道是谁。

 

    “老叶,宵夜吃三鲜粉还是牛腩粉?”

    “三鲜。”

    听筒里隐约传来方锐冲着店老板喊一份三鲜加卤蛋的声音,叶修闭着眼都能想到方锐手捂着话筒扭头扯嗓子冲老板娘喊着点餐的样子,又霸道又孩子气。

    “喂。”他听见方锐吸了吸鼻子,“要我叫个修锁的么?”

     叶修乐,“得了吧就你这点劲儿,也就是把老魏吓萎了的水平。”

    “靠!”听筒一声,上铺一声,倒是整齐划一,老魏仰天长叹自己是正儿八经躺着也中枪,世界不给大龄单身男青年留活路。

 

    也没几分钟,叶修听着外边的脚步声起身开了门,方锐恰好跑完最后一级台阶,单手举着夜宵就扑上来把叶修抱住,还念叨着“冷死了冷死了垃圾布甲回家不能带这件”,带着一身寒气脑袋就往叶修颈窝钻。

    老魏两腿一蹬,两眼一闭,被子往脑袋上一蒙,除了躺床上装死再无他法。说好的冷战呢?吵架呢?单身狗坐一边嗑瓜子看热闹呢?

 

    叶修把方锐让进屋,两人头碰头坐一块吃米粉,叶修用筷子点了下墙角,“收拾好了,不是板甲至少也是重甲,冻不着。”

    方锐都没回头看一眼箱子,还泛着油光的嘴“吧唧”一下就亲上去,叶修这倒是防不胜防,把脸上蹭的辣油用手一抹,又还给方锐。

    魏琛听着底下的动静,一脸卧槽——怎么这他妈就和好了?!现在的小情侣,还讲不讲道理了?

 

    闹也闹够了,待寝室断电熄灯,方锐躺到床上,才摸到枕边有个烟盒。正想抬脚踹上铺的老魏,妈的又在床上抽烟,才突然反应过来这烟盒手感摸着像叶修常抽的。连忙开了手机,借着屏幕的光,还真是,里面似乎还有字。

     他把锡纸用指尖一点一点小心翼翼抽出来,上面是叶修不怎么好看的字,却一笔一划写的很认真:

 

    第一场电影是六月二十日的《哥斯拉》。

    情人节送的巧克力是榛仁夹心。

    有六张动车票四张飞机票。

    可乐瓶是故意留给你,上面歌词写着“你是我最重要的决定”。

    ……

 

    字真丑啊。

    方锐把熄掉手机的荧光,抬手捂住眼睛在黑暗里止不住地笑。

 

    叶修的柜子也挂起了锁。

评论(11)
热度(66)

© 避个风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