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叶,不来一发吗?【真诚
开放问答!欢迎来玩or点梗(方叶only)

【方叶】再告白一次

 @方叶深夜60分 

被 @廢土 GN的深夜60分撩上来一发短打!

写的非常放飞自我ooc到银河系!

期末被DDL追成狗,然而十分无聊,冒着绳命危险特此发文求GNs跟我聊个三五块钱的天!(ntm

废话结束www

——————————————————————————————————   

     方锐看到叶修一脸淡定的样子就知道这事儿坏了。

     告白的话还在训练室里绕着发热的主机箱打着转,明明是盛夏,屋里的温度却直愣愣地坠了下来。

    然而兴欣穷的连空调都没开。

 

    方锐又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来挽救这场糟糕的默剧,但心里清楚,已经于事无补了。

    他知道,叶修越是面上发愁说着“诶呦糟了”“可愁死人了”,心理的小算盘打得越响,事情发展尽在掌握——不信你问问蓝河?问问车前子?

    可当叶修脸上越是装得云淡风轻,一副“天塌下来反正轮不到我178的顶”的样子,别人倒是能被唬住,但方锐清楚,那八成内心就是大写的“卧槽”、“懵逼”。

 

    的确,他对叶修,粉丝当了几年、对手当了几年、队友眼见着就要差点儿升级成男朋友,那是相当的了解了,毕竟能看穿叶修以上特质的人没几个。但他是万万没想到啊,叶修粗神经能到这种程度,合着我追您追了一年了,别说全兴欣但凡长点儿眼的人都能看出来了,上林苑门口保安室的大黄都知道咬着叶修的裤腿儿往方锐跟前拽了!

    可是知叶修者,莫若方锐。

    叶修此时此刻心里的弹幕还真是——

    “诶什么情况?被方锐告白了?这有点儿突然吧!”

 

    突然你大爷啊!

    训练室门口蹲墙角的老魏都听不下去了!

    饶是没文化如社会人士老魏,这时候都忍不住吟咏一句“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懵逼的老叶”,然后把自家猥琐流的亲孙子方锐好好递两条芙蓉王拉到天台上吞云吐雾散散心。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非在眼前找?

    叶修的第一大亲友苏沐橙都不忍心了,把奶油味瓜子儿换成了椒盐味。

    方叶官方不肯发糖,怎么还有脸吃甜的?

 

    叶修看着面前的方锐,垂下的眼帘和带着些卷的睫毛遮住了眼睛,有些颤。他想伸手去拍拍那毛茸茸的脑袋,又想去捏捏他有点儿委屈而鼓起来的脸颊,思考了一下,克制住这种莫名而来的冲动,这样像以往一样亲昵的动作,放在此时此刻确实不合时宜。

    而他从来不是靠一时感性而为行动做决断的人。

    最后还是方锐抬起脸,扯着嘴角冲训练室门外暗搓搓偷听的老魏喊:“老魏!昨晚输的大冒险我还清了啊!”

 

    哎,太拙劣了,不忍直视。就叶修那点儿情商,也该知道你在说真心话,而不是大冒险。

 

    无辜躺枪的老魏到底还是为自己猥琐流的亲孙子挺身而出,承担起了“老大一把年纪还痴迷于真心话大冒险等青春期游戏”的弱智人设,扯着嗓子朝里面喊:

    “老夫知道了!今晚来竞技场咱俩战个痛!”

 

    战没战个痛叶修是不知道了,他只知道凌晨半梦半醒时候,魏琛回房间身上带着的那一身烟味儿是万宝路,而老魏是从来不抽的。

 

 

    第二天早餐的时候气氛自然的好像都没有发生过,生活作息规律的小年轻们吃完散伙了,等叶修下楼,餐桌上就剩下意犹未尽刷手机的苏沐橙、坚持不懈刮干净盘底最后一点儿豆腐乳的老魏,和低着头剥鸡蛋的方锐。

    和往常一样。

    叶修打着哈欠坐到方锐对面,腿往前一出溜,和方锐小腿贴着小腿,懒洋洋的半躺在椅子上,活像微博上正流行的葛优表情包。

    方锐也没抬眼,比赛场上攻无不克的黄金右手此时正旋着颗煮鸡蛋,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指尖因为烫还带着些粉。

    待剥好递到面前的时候,叶修还有些怔忡。透着粉嫩的指尖虚虚地点在被煮的雪白的蛋清上,莫名就有些诱人。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大概是早晨起床没有喝水吧,叶修觉得喉头有些干涸。

 

    方锐见他迟迟不接,又往前递了一下。叶修看见他带着些疑惑的眼神——方锐的眼睛是真的很好看,总是闪着各种各样的光,有些促狭的、有些天真的——

    他的理性大概在这样的眼神中全军溃败,待回过神时,叶修已经虚握着方锐伸过来的手腕,半倾着身子与方锐贴面。

    距离近到脸上细小的绒毛都触碰在了一起,方锐似乎有些痒,微微皱起了鼻子。

    样子有些可爱。

    叶修没忍住,侧过角度在他鼻尖上轻轻吻了一下。

 

 

    卧槽!

    叶修眯起眼,看着窗外已经大亮的天。昨夜的烟味已经散了。

    “入圈十年性向成谜,一夜之间成基佬”。梦的最后,叶修满脑子都是电竞周刊八卦版的血红色标题。

 

    还好是梦。

    可当叶修下楼吃早饭,看到餐桌上只剩拿手机刷剧的苏沐橙、翘着脚把最后一点儿酱菜都夹光的老魏,和一桌残羹冷饭的时候,他想,还是躺回去做梦吧。

 

    但事实上,除了方锐不再出现在早餐桌上帮忙剥鸡蛋,不再从老魏手底下守护最后一点儿小菜,确实和平常也没什么差别,叶修不会像梦里一时兴起冲动行事,方锐也一如既往不着四六还满眼真诚,叶修甚至开始有些怀疑,老魏是不是人设崩坏真有过跟方锐打赌大冒险。

 

    晚餐的时候也是结束训练的时候,在兴欣,一日三餐中只有这一顿饭大家是安安稳稳都坐一起吃的,因此也是最丰盛、最热闹的时候。

    尤其是包子、老魏、方锐,三个好斗分子,但凡桌上有肉,必然打得跟幼儿园小孩儿似的。

    叶修虽然也算是食肉爱好者,但从来保持队长威严,不和这些大龄儿童搅在一起。

    老魏的手速在这时候倒是威风不减当年,能跟包子拼个难舍难分,眼见着饭还没吃两口呢,红烧肉、炖排骨都下去了快一半。方锐都忍不住往魏琛身上插刀:

    “我说老魏,你这手速打八个刘小别都嫌多啊!”

    “你不懂”,老魏把包子加上来的红烧肉一拽,给包子堪堪留了个肉皮,大言不惭,“老夫这吃的都是生活情趣。”

    叶修在心里给这满嘴跑火车的翻了个巨型白眼,却恍然觉得今天晚饭确实是少了点儿什么。明明每个人都和往常一样,该八卦的八卦,该聊天的聊天,该犯蠢的犯蠢…该给他从那俩家伙筷子底下护食的方锐,今天嘴上是没让着,手底下的筷子却再没往肉那边儿碰过。

    叶修才恍然有些印象,比如说方锐训练休息的时候常常健身,比如说方锐最开始来的那几天晚餐都吃得少而清淡。

 

    回过神来,才发现没配菜,米饭才下去了小半碗,而桌上基本只剩一片狼藉,眼睁睁地看着最后一块排骨,在空中打着转落进老魏碗里,徒留包子一阵“为老不尊”的哀嚎。

    方锐还笑嘻嘻地跟包子打岔,说“你别急,这家伙还没用上大招‘倚老卖老’呢!”

    看起来和往常没什么不一样。

    叶修突然觉得没什么胃口,放下碗筷,先一步回了房间。

    魏琛剔着牙,看着叶修的背影若有所思。

 

 

    晚上临睡前老魏才叼着烟晃荡回来,往叶修床上扔了根火腿,“晚上没吃饱吧?加肠五块!”

    叶修把火腿拆开,拍了拍身旁的空位,“来,哥陪你聊五块钱的天。”

 

    卧槽这得有多不要脸啊!方锐怎么就喜欢这么个家伙了,真是瞎了心了。

    老魏痛心疾首。

 

    叶修跟魏琛五块钱的天聊没聊成是不知道,这边方锐倒是跟林敬言戳着手机噼里啪啦聊了通宵。

    “你怎么就直接跟他告白了?”

    “都怪当时气氛太好。哎,我还以为…”

    “什么?”

    “都说表白应该是追求期的尾声,不是即将追求的号角。我以为铺垫够长足够十拿九稳水到渠成了,结果在他那儿这压根就是发令枪响。”

 

    方锐苦笑,手机的荧光蓝幽幽的映在脸上,莫名有些凄冷。他翻身换了个姿势,没等林敬言回话,就接着说:

    “人人都觉得我跟叶修像,平日里没个正形但是心里从来都有数。”

    “关键时刻还是很靠谱。”这一点林敬言绝对同意。

 

    “其实不是的。我们只是看起来像。”

    “?”

    “我们两个内里完全相反,他感性思考、理性决断,嘉世退役、建立兴欣,都是凭着感情,但一步步走得冷静。我却是理性权衡、感性决定,选择兴欣、转型气功师,都是仔仔细细考量过利弊,却被他一句话、一个动作挑起兴致拍板决定的。

    告白也是。”

    “甚至他要退役、他要走,我都想清楚了,但我没想到他一点没发觉,我一直喜欢他。”

    方锐趴在床上,把脸深深埋进枕头里,无边的黑暗汹涌进脑海,扰得他无法入梦。

    他想,这是最后一个他和叶修距离只有一堵墙的夜晚了。

 

    他们之间,只隔着一堵墙。

    很近了,他侧身靠住墙,很近了,可以了。

    毕竟一夜之后,就该天南海北。

 

 

    叶修是第二天下午的飞机,早晨还在拖拖拉拉地检查着最后的行李。

 

    “老叶,新晾好的衣服我给你放进去吧?”

    方锐吆喝,手里拎着两件同款T恤,某宝上一口气能买一打的那种。

    方锐皮肤白,黑眼圈毫不遮掩的挂在脸上,眼里还有未褪的红血丝,只是冲着叶修咧嘴笑的时候,还和往日一样。

    叶修不明白,一个人是如何能把一点儿小狡诈、一点儿真诚、一点儿天真再带着些傻,完美融合在眯起的眼睛和翘起的嘴角里的。

 

    方锐打开行李箱,半蹲在地上帮叶修把衣服卷好搁进去。

    后背上蝴蝶骨随着动作一耸一耸,叶修恍然觉得方锐是在哭,但想想又没可能,只是心里有点儿说不上的感觉。方锐算是科班出身的职业选手,没什么“晚上不睡,早上不起”的宅男病,却日日留在餐桌前等他吃饭,因他迟钝的沉默彻夜未眠。

    他想起这件衣服是方锐和自己一起买的,他对于穿什么不大讲究,可方锐并不是,所以当方锐提出要一起买省运费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真是脑子被驴踢了,一点儿住包邮区的自觉都没有。

 

 

    但不管行李收拾得再怎么拖拖拉拉,该走的时候还是得走了。

    之前说好都别送,又不是以后再不回来了,于是十几号人纷纷挤到上林苑大门口跟叶修告别,本来气氛挺伤感,保安室的大黄也出来呜呜地拽着叶修裤脚不让走,还死命往方锐跟前拖。

    哎,怎么感觉更伤感了。

    叶修没办法,顺着走到方锐跟前,想了想说,“废物点心,上了贼船,可就没下去的道理了啊。”

    陈果红着眼眶第一个不乐意了,怎么能说我们兴欣是贼船呢!

    大家连忙都附和着老板娘,说是啊是啊叶修你怎么一下船就不顾人民群众感情了,期间还夹杂着魏琛不和谐的“没下限”“不要脸”,一片吵吵嚷嚷中,可算是把人送上了车。

    这时候该走的走,该散的散,留着方锐还站在门口,看地上被车轮扬起的灰。

    老魏又转回来,叹了声气,问方锐,“我是真不明白了,你喜欢他什么啊?”

    方锐还看着车离开的方向,想了想。

    “我喜欢他离我远一点。”

 

 

    但是生活就像过山车,情节急转直下之后往往迅速冲入高潮,当方锐看见叶修穿着那件自己最后收拾进去的T恤出现在国家队的会议室时,想,“我还是更喜欢他离我近一点。”

    叶修是什么样,我就喜欢什么样。

    猥琐流嘛,变卦快就变卦快呗,没什么要紧的。

 

    上午的介绍会拖拖拉拉地可算是讲完了,一路大神挨个冲叶修翻白眼以示鄙视,三两成群地往餐厅进发,方锐人缘好,混在人流里走出会议室,连眼风都没给他留一个。

    叶修觉得有些好笑,起初他一进来就看见方锐在黑压压一片死宅中亮起的眼睛,是他所熟悉的——

    惊诧与欣喜、促狭与真挚,这些矛盾的光亮混杂在一起,那就是爱的模样呀,只是可惜他一直没读懂罢了。

    叶修笑笑,把方锐的房卡扣在手里,朝留在最后的苏沐橙挥了挥。

    “走,午饭吃什么?”

    苏沐橙一脸阳光灿烂,“我吃糖,你嘛…”

    她心里想,你吃什么不重要,关键得看方锐还有没有胃口了。

 

    显然这一顿午饭令方锐胃口大开,也不知是酒店厨师水平好,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方锐摸着滚圆的肚皮吹着口哨,心满意足地打算回去睡个午觉,再好好计划计划接下来的战术。

    没成想,房门一打开,就看见叶修好整以暇地坐在他床边,眯起眼睛问他,“方锐大大,之前的话再说一遍行么?”

    “什么话?”

    叶修露出有些为难的样子——

    没错,是方锐熟悉的,装着很为难但心里算盘早就打得噼啪响的那种表情——

    他突然福至心灵,浑身激动地发抖,但话说出口却是强忍着的忐忑与小心翼翼。

    “叶修,我们在一起…拿冠军吧。”

     叶修笑着把方锐揽到怀里,说,“但是这一次,在一起我负责,拿冠军,就靠你了。”

 

 

Fin,

哈哈哈我是真的很喜欢写抢菜哈哈哈哈【感受下作者的生活常态【。

老魏全程占方锐大大的便宜,简直全文第一不要脸!

啊都看到这里了就来聊个天呗~(比哈特

评论(22)
热度(158)
  1. 一叶避个风头 转载了此文字
    超赞的哈哈哈

© 避个风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