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叶,不来一发吗?【真诚
开放问答!欢迎来玩or点梗(方叶only)

【方叶】汤圆与雪夜

-心里想的是方叶写出来莫名其妙觉得变成了叶方?


-挺短的两个脑洞,关于汤圆与雪


-傻白甜,ooc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并不足!不足! 




——美味的汤圆w

 

当对面的叶修碗里还剩下三个汤圆的时候,方锐心中的小灯泡突然就闪了一下。

    

    还剩两个。

“哥的黄金右手已经蠢蠢欲动了啊。”方锐活动了下手中的筷子。

激动得有点手抖呢,要稳住啊方锐大大。

 

最后一个!方锐迅速出手,稳稳地把叶修碗里最后一个汤圆拎了起来,狡猾地叼了一半在嘴里。

 

叶修低头看看自己只剩清汤的碗,抬头就把仇恨锁定在了方锐身上。

方锐挑了挑眉毛,叼着叶修的汤圆拽起一半嘴角。方锐其实是很想像柴郡猫一样把嘴角咧到耳朵根子的,但总得照顾一下嘴里的人质不是?但方锐仍旧觉得自己刚才的表情特帅特挑衅,没想到和叶修这个天然脸T在一起自己也get了嘲讽技能呢。

 

叶修学着方锐的样子,也抬抬眉毛:“哥有那么容易上当?天真啊方锐大大。”

“靠。叶修你可真没情调配合一下会死吗?要不是哥挺身而出为民除害收了你这个妖孽你就注孤生去吧。”方锐腹诽恶狠狠地把整个汤圆吞进嘴里。

我咬死你。方锐瞪着叶修,准备好好虐杀下无辜的汤圆。

 

诶…叶修?

 

对面的叶修变成了近距离的叶修,变成了和自己鼻尖碰着鼻尖的叶修。

 

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叶修的舌头还带着点甜,轻轻扫过他的唇线。舌尖挑了挑方锐的上唇,灵巧地钻了进去,游走在每一个角落。

好甜。

妈的这汤圆真碍事。

 

叶修微微抬起身,结束了这个带着甜味儿的吻。

方锐突然就觉得嘴里空荡荡的,脑子里却不受控制的涨满了那个突如其来的吻。

 

“叶修你个不要脸的哥的汤圆呢!”

“嗯?你的汤圆?”叶修心满意足地舔了舔嘴角,表示祖籍在自己碗里的最后一个汤圆特别美味。

 

 

Fin.

【今天口腔溃疡好疼不想写接吻!不想写!!然后其实我是不会写!!对不起!!】

 

 ——————————————————————————————【我也不知道分割线大概要多长总之大家意会就好了orz

 

——雪夜的吻

 

由于兴欣的各位已经对叶修和方锐毫无CD的闪光弹忍无可忍,于是两人就被扔出了家门孤零零地走在一片冰天雪地里。

 

“真狠啊!还能不能当队友了!”方锐打着哆嗦甩甩头发上落的雪花,使劲搓着手。

叶修深以为然,大爆手速点了根烟又手缩回口袋。

 

“我说叶修大大你冷不冷啊?”

这货又想干嘛?叶修认定方锐绝不是这么随口一问。说不冷明显是假的而且这家伙绝逼会不要脸的凑过来“取暖”。

 

“冷,冷得很。”

方锐真诚的双眼闪了一下,“好巧诶叶修大大,我也是。”说着就蹭到了叶修跟前顺势把手伸进了叶修兜里。

 

敢情怎么回答这家伙都会猥琐地过来占个便宜啊!不过还真别说,方锐的手还真是暖和,早有预谋吧?叶修想起方锐刚搓手的样子,狠狠咂了口烟,吐出一阵惆怅的白雾。

 

“能吞云吐雾叶修大大你很屌啊?”

“嗯?”叶修觉着自己今晚智商不够用,一定是太冷的缘故。

 

方锐轻笑了声,张开嘴哈了一口白气,在清冷的雪夜里格外显眼。

 

“怎么样,厉害吧?”方锐转过头看着叶修,笑的都露出了白牙。“哥现在也是能吞云吐雾的人了哈哈。”说完又冲着叶修哈了两口气。

 

“方锐大大你这么幼稚你家里人知道吗?”

“你这不就知道了吗。”方锐一脸坦然。

 

又被摆了一道。叶修深刻的感到今天自己有点不在状态,不能再和方锐继续PK。

 

“废物点心。”

“哎叶修这就是你没文化了,你没听说过恋爱中的人不是诗人就是傻子吗?”方锐又一次闪出了智慧的小火花,但立刻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太对,又补了一句:“很明显哥是诗人,富有想象力的诗人,会吐白气的浪漫主义诗人。”

 

方锐正得意着就感到自己被身边的人狠狠拽近怀里。叶修用漂亮的手指取下叼着的烟,干净利落地堵住了方锐的嘴。

 

雪花悄无声息的落下,却被两人唇齿间的热气融化。没了吵吵嚷嚷的方锐,世界很安静。

 

“很嚣张啊,方锐大大。还没人能让哥把烟在手上夹这么长时间呢。”叶修眯起眼又重新把烟送回嘴里。

 

感觉还是输了呢,方锐大大。

 

Fin.

 

【对不起我知道H市并没有下雪…啊但是今天我这边下雪了呢晚上走路回家的时候就想起来这么一个愚蠢的梗【【跪

 

总之非常感谢能把窝这个废话神多的东西看完_(:з)∠)_

以及糟糕的排版这种小细节请不要在意【并不是什么小细节!!】

评论(2)
热度(30)

© 避个风头 | Powered by LOFTER